當前位置: 首頁 > 科學文化>智庫>

懷進鵬:構建適應“互聯網+”發展的生態系統

發布時間:2018-10-12 | 作者:中國發展觀察 | 編輯:科協

未來一二十年,中國應當如何看待互聯網和“互聯網+”?從創新的角度,應當進行怎樣的思考?在日前舉行的“互聯網+”支撐環境建設研討會上,中國科學技術協會黨組書記、常務副主席、書記處第一書記懷進鵬提出這兩個問題,作為他演講的開場白。

在題為《互聯網+支撐環境:創新與活力》的演講中,懷進鵬說,“互聯網+”代表著一種新的經濟形態,“互聯網”是出發點,“+”則是開放融合。他分析了中國在互聯網應用和技術產業發展過程中呈現的特點:一是從科技、商業模式創新的單向驅動進入了科技與商業模式互動發展的階段,這是中國在“互聯網+”領域新的獨特變化。二是從過去以引進投資和商業為主的商業經濟,進入了以創新為核心要素、以市場配置資源為主的現代經濟。

一、“互聯網+”的創新機遇和奇點何在

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強調,要加快創新型國家建設和人才隊伍建設。這為我們今后發展“互聯網+”和打造新經濟提供了重要指南。

“進入新的時代,我們遇到從傳統方式到現代方式的大變革,這個變革來自科技的變革、來自思想的變革。”懷進鵬認為,當前我們面臨著計算模式的變革與經濟社會發展的轉型。20年來,計算模式變革不僅帶來行業模式的改變,也帶來經濟社會的轉變。在經歷了計算系統的主機模式、互聯網模式、移動互聯網模式之后,我們正在進入萬物互聯,工業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、物理世界與信息世界或數字世界有機結合的新時代。這實際上是依賴于計算為基礎的。

在懷進鵬看來,從信息化和工業化“兩化融合”到智能化時代, IT產業自身仍然有很強的生命力和創新力。同時,它所帶動的不僅是信息、通訊行業,更重要的是它進入了工業領域,進入了生命世界,進入了社會無所不在的環境。可以說,這樣一個領域已經對全行業產生深刻影響。當一個行業影響所有行業的時候,自然就會推動它們的發展和變化,帶動社會轉型。

懷進鵬說,信息技術帶動相關行業群體突破,需求驅動和問題導向的新產業變革正處在孕育期。以制造業為例,需求驅動不僅是針對生產制造,而且將使制造業的各種服務和附加值產業得到發展,比如自行車行業。

就產業發展和現代經濟而言,有哪些新機遇和奇點?懷進鵬認為是大網絡體系初現與智能制造平臺的發展。他表示,進入工業互聯網對經濟產生大影響的時代,不僅需要大數據,還需要大網絡。從PC互聯網的充分應用,到移動互聯網,再到工業互聯網,形成了一個新的網絡體系。這個新的網絡體系就是互聯網和制造業融合發展的新空間。

在這樣的大網絡下,懷進鵬說,互聯網+制造業正從流程管理進入以數據分析為基礎的競爭階段。在這一過程中,我們面臨的挑戰非常多,不僅有新技術的挑戰,還有芯片、軟件差距等問題。

首先,數據分析是新的競爭能力。在互聯網時代,無論是國土安全、交通管理,還是生產生活等方面,都改變了偶然性的數據分析,轉變為高頻、實時的數據分析,從而對數據分析能力提出新的挑戰,也提高了對芯片、軟件的要求。今后,數據分析不僅是拿來數據去計算,而且有很多新的發展空間。

其次,生物計算正向我們走來。數據計算智能的產生,將成為解決人類健康問題和重大疾病治療的重要方式。例如,安妮·沃西基(Anne E. Wojcicki)的公司發明了只需2毫升口水就能進行的基因測序技術——The Retail DNA Test。這一技術被《時代周刊》(Times)評為2008年最佳發明,可與愛迪生電燈、特斯拉汽車相比。它的所有內容是基于信息計算的,或者叫生物計算、基因計算。

“未來的智能經濟應該是數字世界、生物世界和物理世界的發展。”懷進鵬分析,現在,從科學發現到技術發明、再到產業應用的轉化周期日益縮短;同時,逆襲科學發明創造的機會來到。新技術的產生為技術和經濟融合帶來新的機會,科技促進了人的觀念和思維方式轉變,不僅帶來產業革命,還對經濟社會帶來新的影響。因此,未來“互聯網+”的核心競爭能力就體現在創新活力上,既體現在傳統的數字世界,也體現在網絡計算;既包括芯片、軟件和新的商業模式,也包括工業互聯網、生命世界等領域。

二、“互聯網+”的機制建設需要深度思考

互聯網把我們帶入了現代經濟,現代經濟的核心就是創新活力。懷進鵬說,智能時代和新經濟的特征,總結起來就是三點:連接、開放、共享。《時代周刊》2010年將分享經濟(sharing economy)視為“改變世界的十大想法之一。

懷進鵬表示,“互聯網+”時代的創新,已經由過去創新單向驅動產業的路徑,轉變為領先企業推動應用研究,大學和企業在發展中再進行互動發展的新模式。這種商業模式創新和科技創新逆襲的狀態是“互聯網+”創新的主要源頭。創新的組織方式也更加有效,在“互聯網+”的環境下,形成了供應商、用戶及第三方共同參與創新的新模式。

創新改變了產業生態的構建方式,改變了關鍵要素的供應方式,特別是改變了競爭合作的組織方式。在懷進鵬看來,“互聯網+”代表了一種新的經濟形態,不僅是技術與產業的結合,更重要的是生產要素和商業模式的重構,共同形成了產業和經濟組織的迭代創新。

“互聯網+ ”已經成為中國“雙創”的最亮點。懷進鵬列舉了一組數據:中國的獨角獸企業總數達到98家,僅次于美國(108家)。其中,電子商務、互聯網金融、智能硬件、分享出行等行業的企業占到56%。中國BATH(指百度、阿里巴巴、騰訊、華為4家中國企業)以開發者大會等形式“購買創新”,實現全球創新資源的融通和集成共享,創新模式被譽為超越了GUTA (指谷歌、優步、特斯拉、蘋果等4家跨國企業)。豬八戒網以“數據海洋+鉆井平臺”模式,聚集超過1300萬專業技能人才和機構,為600萬家企業提供企業全生命周期服務,成為國內最大的眾創眾包企業和專業技能分享經濟平臺。

“‘互聯網+’僅有科技是不夠的,科技只是動因,真正推動變革還需要法律、公民技能、道德以及商業模式、社會組織模式的演進。”懷進鵬表示,“互聯網+”是一種連接、開放和共享相融合的經濟發展。我們要適應“互聯網+”的步伐,推動經濟轉型發展,形成現代經濟發展的生態環境。其中,組織管理是重要的,政府支撐是不可或缺的。

他強調,“有效率的經濟組織是經濟增長的關鍵。如果社會沒有刺激個人和機構去從事引起經濟增長的活動,便可能導致停滯;如果一個社會沒有經濟增長,那可能是因為沒有為經濟創新提供刺激。”為此,應該在制度、政策特別是組織方式上做一些深度思考,以有利于把“互聯網+”打造成經濟發展的新力量和經濟轉型的新動能。

“當然,我們對‘互聯網+’的理解還有很大的局限性,也很難完全把握。但有一點我們是共同了解的,工業社會的組織結構,和連接、開放、共享時代的組織結構是完全不同的,這就需要我們對于開創什么樣的組織結構形式進行思考,并且通過制度和政策推動發展。”懷進鵬說,西方發達國家在建立創新體系和投資制度建設等方面有很多思考,比如全球配置的生產鏈、供應鏈等。他表示,“互聯網+”時代的最大挑戰就是開放或封閉的挑戰。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充分說明了我們選擇的正確,在未來的發展當中,仍要積極推動開放。

總之,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推動著新的市場發展,互聯網引發的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3D打印、傳感器等新技術都在發展、變化。一個產品從技術到應用的新模式正在形成。這樣一種新的市場、新的業態,將會打破我們在工業化時代對產品的理解和經濟的運行方式,也必然帶來產業的變化和管理的變化。“而我們對這樣的變化和不確定性是沒有把握的,不是靠簡單預測就能完成的。因此,推進政府、產業界、學術界、咨詢界、智庫的研究,進一步理解不確定性,把握未來方向,對于推動信息經濟、現代經濟的生態系統打造有著積極意義。”懷進鵬說。

來源:《中國發展觀察》雜志2018年第1期


分分pk10计划-分分pk10